400 110 1177
部分案例 最新动态 时事热点 老有所为 老有所乐 政策法规 视频资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服务中心 > 信息资讯 >时事热点 >国外延迟退休探索:顺势、渐进、弹性、组合

国外延迟退休探索:顺势、渐进、弹性、组合

来源: 经济参考网    类别:时事热点    浏览量:...    更新日期:2021-04-08
导读: 由于人口寿命较长、人口结构发生变化,老龄化问题日渐严重等原因,不少国家都进行过延迟退休年龄的探索,尤其是在发达国家。

        由于人口寿命较长、人口结构发生变化,老龄化问题日渐严重等原因,不少国家都进行过延迟退休年龄的探索,尤其是在发达国家。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算,2019年全球平均寿命超过73岁,比2000年增加了六年以上,到2095-2100年,预计将进一步提升到82.6岁。与此同时,人口老龄化日渐严重。联合国推测,到2050年,60岁以上人口至少翻倍,到2100年将达到现在的三倍。这导致与公共卫生体系、养老金和社会保障等相关的财政压力越来越大。

  各国延迟退休的做法各有不同,但比较成功的国家通常采取了顺势而为、渐进弹性、与其他措施相结合的手段来保证这一政策的平稳推行。

  美国:对延迟退休给予经济激励,调整养老金领取时间并行。

  1935年时任总统罗斯福签署的《社会保障法案》规定美国正常退休年龄为65岁,最早领取养老金的时间也是65岁。当时美国许多州和企业的养老金制度也按照这一退休年龄设计的。

  1956年,美国将女性员工最早领取养老金的时间从65岁下调至62岁;1961年,又将男性员工最早领取养老金的时间从65岁下调至62岁。如果选择在未达到65岁的正常退休年龄之前开始领取养老金,每月领取的养老金额度将少于正常退休时领取的水平。对于达到退休年龄后仍继续工作、推迟领取养老金的,政府从1972年开始提供延迟退休补助。

  迫于社保基金亏空的压力,里根政府对美国养老金制度进行了重要改革。美国国会1983年通过《社会保障法修正案》,将最早领取养老金的时间维持在62岁不变,但将领取全额养老金的正常退休年龄从65岁逐步提高到67岁,同时进一步上调延迟退休的补助标准,以激励老人延迟退休。

  美国延迟退休是根据出生年龄分批逐步进行的,具有小幅渐进调整的特点。1937年及之前出生的美国人正常退休年龄为65岁;1938年至1943年出生的人,每晚一年出生,正常退休年龄提高2个月,直至66岁;1943年至1954年出生的人正常退休年龄维持在66岁不变;1954年至1960年出生的人,正常退休年龄以66岁为基准,每晚一年出生,正常退休年龄提高2个月,直至67岁;1960年以后出生的人,正常退休年龄为67岁。

  美国人实际领取的养老金额度与正常退休年龄相关。提前退休领取的养老金少,延迟退休领取的养老金多,每延迟退休一个月,每月延迟退休补助相应增长,但70岁之后不再享有额外延迟退休补助。

  随着美国二战后出生的“婴儿潮一代”陆续达到退休年龄,老年人口比重不断增加,美国社会近年来再次就延迟退休改革展开讨论。

  目前美国国内主要有三种提议:第一种方案是维持最早领取养老金的时间在62岁不变,提高正常退休年龄。这样既可进一步削减提前退休领取的养老金福利,又可减少延迟退休的额外补助,从而降低总体养老金支出成本。

  第二种方案是将正常退休年龄维持在67岁不变,但将最早领取养老金的时间从62岁往后延迟。这种方案在短期内减少了美国养老金支出,长期来看并未解决养老金负担过重的根本问题,而且可能会给年满62岁但未达到领取养老金年龄的部分老人造成生活困难。

  第三种方案是同时提高正常退休年龄和最早领取养老金的年龄。问题同样是可能会给年满62岁但未达到领取养老金年龄的部分老人造成生活困难,特别是那些薪资较低、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群。

  综合来看,调整养老金领取时间、对延迟退休给予经济激励仍然是美国养老金制度改革的关键一环。与此同时,美国政府也在发展老年教育、实施老年人社会服务就业项目,为有劳动意愿的老年人进行培训援助、提供就业机会,使他们达到正常退休年龄后仍可继续工作。另外,美国政府提供的基本养老保险只是美国人退休收入的一部分,还有雇主养老金计划和个人储蓄作为补充,这也降低了延迟退休对美国人正常生活的影响。

  日本:探索差别化延迟退休做法

  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日本企业的工人都是50至55岁退休。随着少子高龄化的不断加剧,社保不堪重负、劳动人手严重不足,同时健康年龄的延长让很多日本人有继续工作的欲望,日本进行了各种制度探索。

  1986年,日本首次出台《高龄者雇佣安定法》,提出“退休年龄不得低于60岁”的目标。

  2013年修订实施的《高龄者雇佣安定法》规定,在员工达到65岁之前,只要有工作意愿,用人单位就应继续延长雇用,可通过取消退休、延迟退休或退休返聘三大举措允许员工工作到65岁。

  2020年,《高龄者雇佣安定法》完成最新修订,规定雇用员工至70岁是企业有义务努力达成的目标。政府将对积极雇用老年人的企业提供补贴等各种形式的支援。

  日本并没有“一刀切”的退休标准,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用人单位可以根据行业特点各自掌握。

  为了减轻社保压力,日本摸索出延迟支付、弹性领取、降低年金支付标准等各种做法。

  从2013年开始,领取厚生年金的起步年龄按照每3年上调1岁的节奏逐步提高,至2025年将提高到65岁。

  德国:渐进灵活延迟退休破解人口结构变化挑战

  老龄化是德国人口结构变化的突出特点,也是德国经济社会面临的严峻挑战。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991年至2019年,德国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从15%升至22%。

  为应对人口老龄化,2007年德国联邦议会通过相关方案,规定从2012年开始“渐进式”提高法定退休年龄,按月为单位逐年递增,从65岁提高至67岁,不分性别。其中,2012年至2023年,退休年龄每年延长一个月;2024年至2029年,每年延长两个月。

  德国政府补充规定,对于工龄特别长的劳动者,即缴纳法定养老保险满45年的德国人,63岁起可领取全额养老金。对于重度残障人士和常年在井下工作的矿工退休,德国政府也做出了针对性规定。

  瑞典:分步延迟退休迎接“超老龄社会”

  瑞典人口的平均寿命逐年延长,已经进入“超老龄社会”。截至2019年,瑞典男性平均寿命已达到81岁,女性的平均寿命则将近85岁。

  瑞典采取了分步延迟退休年龄,制定灵活的养老金发放机制,鼓励老年人老有所为。

  瑞典人最早退休年龄从原先的61岁推迟到62岁,到时可以领取全民养老金。瑞典相关部门还制定了“2020延迟退休年龄6年计划”,预计到2026年,可以正式开始领取全民退休金的年龄将被提升至64岁,而职业养老金的领取则必须年满67岁。另外,能工作的最高年限也有相应提升。从2020年开始,人们有权一直工作到年满68岁,到2023年,这一年龄上限将升至69岁。

  养老金的发放也相应地实行“部分或整取”的灵活机制。工作年限越久,所得养老金数额越多。超过了最低退休年龄后,老人们可以选择在继续全职或部分时间工作的同时,支取全额或者部分全民养老金。

  丹麦:可持续养老金体系为兴趣工作支持延迟退休

  据丹麦统计局数据,2019年至2020年间,丹麦男性平均寿命已达79.5岁,女性平均寿命为83.6岁。

  2019年起,丹麦对此前65岁的法定退休年龄实施逐年阶梯式递增的办法。2020年为66岁,2022年为67岁,2025年至2030年间为68岁,预计2050年丹麦退休年龄将达到72岁。

  丹麦延迟退休年龄的依据和基础是不断增长的人均预期寿命以及完善、灵活和可持续的养老金体系。根据《2020年墨尔本美世全球养老金指数》,丹麦的养老金体系在39个国家中综合得分排名第二,其中可持续性指数排名第一。

  此外,丹麦也没有强制规定一个人到了法定退休年龄就必须退休。多数丹麦人到了法定退休年龄也不会完全不工作。在丹麦,人们不仅期望通过工作来挣钱养活自己,而且也希望通过工作来自我实现和满足,这也支撑了延迟退休的实施。

  丹麦政府还在不断调整养老相关的退休权益。2020年,丹麦议会批准工龄长、从事较大强度劳动的一些个体经营者可以提前退休。例如,如果现年61岁并已参加工作44年,则有权提前3年退休;如果已工作42年和43年,则有权提前一年或两年退休。丹麦相关部门预计,到2022年,有38000人可以享受提前退休的权益,其中22000人可能兑现这部分权益。

  意大利:延迟退休面临经济增长和社会福利间的平衡

  2020年意大利社会养老金支出额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创下历史新高。对于现金流动性紧缺的意大利政府来说,养老金是一笔巨大支出。

  意大利政府采取一系列举措对退休及养老金制度进行改革。

  除了给养老金设定“峰值”、调低能取用的养老金标准以及根据养老金高低实施分级增幅外,2018年,意大利还推出了“配额100”计划,计划允许劳动者从62岁开始领取养老金,但只有申请人年龄和缴税年数相加总和需达到100才可以领取退休金。缴税年限不足的劳动者将不得不延迟退休,反之可以选择提前退休,但退休年龄上限为67岁。

  在“配额100”计划即将于年底终结之际,新一届意大利政府正面临经济复苏和退休、养老金制度改革的巨大压力。分析认为,随着人均预期寿命的延长,曾有提高劳动者退休年龄的说法,但疫情使意大利人口平均预期寿命略有下降,没有人会接受降低福利水平,因此这一问题暂时还没有明确的解决方案。

分享到:
更多 ->
 
 
3.235.245.219